【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】我的工厂我的家
来源:良村热电 编辑:王蕊
时间:2018-06-25 17:53:28

静静的, 沐浴在金黄色日落的余辉中,我的橘黄色的外表也显得那么安闲而美丽。我就是斗轮堆取料机,全厂的养料都在我的掌控之下。

对我的状态,他们是那么的宠爱和在意。瞧,一颗小石子镶在我的身上他们都必须赶紧想法弄出来。

一天深夜刮起狂风,细细的黑煤粉被掀起层层的烟雾紧紧缠绕在我的周围,耳边除了风的呼啸外,便什么也看不见、听不见了。但是,我还要完成我的工作。他们用手电筒帮我分辨煤场的界限。狂风过后,顷刻之间便是倾盆大雨,大而急的雨点好像连成线的珠子一样砸在我的身上。虽然能见度有了,可是水和煤已经完全混成了煤泥水,我在大雨中艰难地来回摇摆着我的大臂。为了减轻我的负担,他们尽可能的减少取煤量,每一步操作都到位停稳后再操作下步按钮,以保证我的身体平衡性和稳定性。

唉!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就在大家马上要收工的时候,突然来了块大石头,要是在平常我才不会在乎它,可是今天上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湿煤泥,使我的落料口早已挂满了粘煤,大大的石块正好卡在我的落料口上。煤一下子涌到了落料口,我被紧急停了下来。司机张涛、白烁、张建立赶紧查明情况,便开始了清堵。此时,瓢泼大雨还在下着,雨雾遮住了他们的视线。主值张建青站在雨水里为他们打着手电筒,他们有的拿铁锹往外清煤,有的拿铁铲往下捅煤。他们的身上混合着煤泥水湿透了。皮带巡检刘金屹、郭铁具也冒着大雨扛着工具蹒跚着赶了过来。一小时,两小时,三小时过去了,眼睛被雨水蛰疼了,握铁锹的手胀疼了,他们没有抱怨,还是依旧齐心协力想着各种办法,帮我疏通落料口。司机张涛找到一个能用的铁管,只是还需要有一个弧度才能捅进落料口。他们又找来工具把铁管砸出个弧度。顺着落料口捅了进去,他们一起喊着口号“一,二,三”!只听咕咚一声,石头落了下去。我的感觉好舒服,他们大声互相喊着“通了,通了。”此时,他们也顾不上自己浑身的泥水,又抓紧时间清理现场,好为下班工作做好准备。

他们就是这样,在我的身边,步履匆匆,忙碌的身影透着坚定和果敢;他们,与我朝夕相处,成为知己,形同家人;他们,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,挺身而出,无私援助,这就是我的工厂我的家!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